深交所22向中力集团询问信息

一封涉及22个问题的询证函主要针对中国国家利益集团参股公司减值、呆账计提拨备大幅增加、收入净利润大幅下降、重大股权出售交易价格不一致等情况。《投资时报》研究员李魏晨两次将2019年的业绩预测从净利润3.3-4.8亿元上调至3089万元,再次调整后,跌入亏损区间,损失巨大——2.83亿元。江苏中力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力集团,股票代码002309)的业绩变化如此之大,以至于于6月10日收到了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出的22个问题的年度报告查询函。

《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梳理发现,涵盖22个问题的询证函主要侧重于要求中利集团解释或进一步披露2018年股权控股公司的减值、呆账计提拨备大幅增加、净收入大幅下降以及主要股权销售交易价格不一致的情况。

在2018年度报告中,控股公司减值计算扣除的关键是中材集团年度会计将三个减值计算项目确定为重点审计项目。这三个减值计算项目也是中材集团解读这两个业绩修正的主要原因,自然成为深交所年报询证函的焦点。

年度会计师确定为关键审计项目的第一项是“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

根据年报数据,年末中国国家利润集团可供出售资产金额为6.54亿元,比年初增长518.7%。

其中包括报告期末按成本计量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主要是报告期内收购的深圳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比克电池)的8.29%。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指出,4月15日早些时候,中国盈利集团发布公告,修改2018年业绩公告,将2月25日披露的净利润3089万元调整为亏损2.83亿元,主要是由于深圳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估值大幅下调

这是中利集团第二次调整业绩。

在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中,公司预计2018年净利润为3.3亿元至4.8亿元,同比增长8.01%至57.1%。

2019年1月31日,公司发布公告,修订业绩预测。利润大幅下降至3515万元至5052万元,同比下降88.5%至83.47%。

《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询问了相关信息,得知成立于2001年的比克电池(Bick Battery)是中国第一家登陆美国Nasnak交易市场的锂电池公司。

2018年2月,中铝宣布有意以约100亿元人民币的总价收购比克电池的部分股份。然而,将近一年后,它于2019年1月宣布终止。

在此期间,中铝集团共投资5.5亿元收购旧股,增资3亿元,持有比克电池8.29%的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比克电池在投资时的价值为102.5亿元。

根据评估机构今年4月8日发布的评估报告,以2018年12月31日为基准日期,比克电池的估值缩水至71.86亿元。

这意味着一年左右后,比克电池的估值下降了约30.63亿元。

为此,中利集团对资产减值进行了2.55亿元的重新评估,导致2018年出现非经营性亏损。

据此,深交所要求中铝集团对投资比克电池形成的资产进行减值测试的具体过程、减值金额的计算依据以及减值准备金额确认的合理性进行补充披露。说明导致资产减值的主要因素、形成时间和具体影响因素、投资不到一年形成大减值的原因和合理性,以及投资时是否无法预测相关风险。

中国国家利益集团另一项股权投资的资产减值也成为深交所的询价内容。

根据年报,中力集团报告期末以成本计量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为重庆童瑶铸造锻造有限公司的0.63%。

该部分股权资产的期初账面余额为0,本期新增482.79万元,本期新增计提减值准备482.79万元。该部分股权资产期初账面余额为0,本期增加482.79万元,本期减值准备增加482.79万元。

深交所要求中利集团解释报告期内该新权益全额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原因和合理性。

另一个关键审计项目“商誉减值准备”也主要来自中国国家利益集团的股权投资。

截至2018年末,中国利润集团商誉账面价值为6653.9万元,商誉减值准备初始余额为3500万元,本期增加5471.54万元。

商誉减值的新增金额均为中国盈利集团对常州海洋电缆有限公司股权投资形成的商誉。

2018年底,中材集团聘请外部估值专家对常州海洋电缆有限公司股权价值的公允价值进行评估和复核,根据公司编制的财务信息,外部估值专家采用包括贴现现金流预测在内的估值方法,确定减值金额为8971.54万元。

有鉴于此,深交所要求CLG进一步披露商誉减值测试的具体流程、重要假设、核心参数及其方法的选择、相关计算依据,并说明公司计提相应金额商誉减值准备的合理性。说明上述商誉减值迹象何时发生,并结合行业发展、企业经营环境、产业政策变化等详细说明本期计提新增商誉减值准备的原因。说明公司在投资常州海洋电缆有限公司时是否已达成履约承诺,如果是,请说明承诺的完成情况、补偿支付安排等。

呆账拨备计提大幅增加中力集团在2018年度报告中表示,由于光伏产业新政策和贫困县光伏扶贫项目贷款禁令等政策变化的影响,公司无法如期从商业电站和扶贫项目中收回应收账款,导致公司呆账拨备计提大幅增加,导致2018年财务亏损。

因此,“应收账款坏账准备”成为第二个重点审计项目。

根据年报数据,中国利润集团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10.09亿元,坏账准备为16.33亿元,账面价值为93.76亿元,同比下降1.68%。

其中,单项金额重大且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为5.58亿元,计提坏账准备的比例为42.24%;结合信用风险特征,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期末账面余额为104.21亿元,坏账准备比例为13.13%,比年初上升3.22个百分点。单项金额不大但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为3023.2万元,计提坏账准备的比例为97.97%。

对于这组数据,深交所要求中国盈利集团解释报告期应收账款余额高的原因和合理性,并与同期营业收入的下降进行比较,分析和解释差异的原因和合理性。说明欠款方收取期末余额的前五名应收账款的具体情况,以及公司对未能按期收回款项的应对措施,并说明前五名欠款方账龄超过两年的大量应收账款的原因和合理性。

《投资时报》的研究员还注意到,在中国利润集团根据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中,账龄为3-4年的期末余额为14.58亿元,远远高于2-3年和6个月-1年的期末余额。

这种情况也引发了深交所的调查。

深交所要求中利集团解释未收到上述资金的具体原因、目前进展情况、是否存在不可挽回的风险、应采取的对策等。,并分析和解释养老基金数额和比例相对较高的原因和合理性。

对于单项金额较大且坏账准备单独提取比例为42.24%的情况,深交所要求中国利润集团说明将7家客户的5.58亿元应收账款分为单项金额应收账款和坏账准备单独提取的具体原因、相关应收账款的业务背景、账龄情况、违约方的经营状况和履约能力。 公司早期采取的收款措施,以及确定该笔款项计提坏账准备比例的依据和合理性。

此外,要求中铝集团进一步披露分类为单项金额不大但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的具体情况、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原因以及确定该金额坏账准备比例的依据和合理性。

投资者还担心中国国家利益集团其他应收款的变化,这些应收款也包括在深交所的范围内。

2018年,中力集团其他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2.55亿元,坏账准备为2.19亿元,其中单项金额重大且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其他应收账款为1.14亿元,坏账准备率为50%;根据信用风险特征组合计提坏账准备的其他应收账款期末账面余额为11.18亿元,坏账准备计提比例为12.42%。

按照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的其他应收账款中,账龄超过4年的期末余额为9617.26万元,远远高于账龄为2-3年和3-4年的期末余额。

深交所要求中利集团说明其他单项金额重大且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的具体情况,以及确定该金额坏账准备比例的依据和合理性;账龄超过四年的资金尚未收到的具体原因、当前进展情况、是否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应采取的对策等。并对这一时期基金老化程度较高的原因和合理性进行了分析和解释。

根据年报数据,中国利润集团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67.26亿元,同比下降13.85%,净利润-2.88亿元,同比下降194.25%,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27.24亿元,同比上升560.51%。

数据还显示,2018年中力集团光伏电站实现营业收入9.52亿元,同比下降65.91%,毛利率3.74%,同比下降15.07%。扶贫电站实现营业收入31.1亿元,同比增长0.74%,毛利率27%,同比下降2.61个百分点。

就这些数据而言,深交所要求中铝集团结合竞争格局、业务发展以及毛利率、报告期费用、经营现金流等因素的变化,解释公司经营收入和净利润大幅下降、经营活动现金流大量净流入的具体原因和合理性。光缆和光伏新能源业务运营的行业。说明报告期内光伏电站营业收入大幅下降和扶贫电站维持高营业收入的具体原因和合理性。这解释了报告期内光伏电站和扶贫电站毛利率水平和变化差异较大的原因和合理性。

在中国国家利润集团年报收入报表中,除光伏、通信和专用通信设备行业外,“其他行业”2018年实现收入33.55亿元,占收入的20.06%。

此外,中利集团2018年实现营业外收入1012.7万元,发生营业外支出2314.1万元。

《合并财务报表项目说明》部分披露,非营业收入中固定资产处置利润为76.56万元,其他项目实现收入954.24万元。在非经营性支出中,“其他”项目发生支出1749.7万元,占比相对较高。

据此,深交所要求中利集团解释“其他行业”的具体业务类型以及相应业务的发展。解释上述科目中“其他”项目的具体情况,以及纳入相应科目的理由和合理性。

2018年,计入中国国家利润集团当期损益的政府补贴金额为9928.6万元,同比增长69.13%。

深交所要求说明2018年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贴金额较2017年大幅增加的具体原因和合理性,以补充收到重大政府补贴的时间,并说明上述政府补贴是否符合信息披露标准,如果符合,是否有以定期报告替代临时公告的情况。

在年报询价信中,深交所还就中利集团多个地方可能出现的数据不一致提出了质疑。

根据年报,2018年,中国盈利集团确认投资收益为-6314.8万元,其中处置长期股权投资的投资收益为-9248.6万元。详细数据显示,上述投资损失主要是由TSEnergyItalyS.p.A100%%股权向外转让造成的。

根据年报第四节披露的主要股权销售情况,本次交易的销售日期为2018年12月18日,交易价格为人民币775.75万元。

根据中义集团2018年11月16日披露的临时公告——“关于将瑞士腾辉持有的4330万千瓦电站转让给A2A公司并与A2A电力公司长期合作的公告”,中义集团全资太阳公司腾辉电力瑞士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士腾辉”)转让了其所持泰利能源的股权。去A2A和能源公司。宝洁公司拥有位于意大利的39座发电站的所有权和所有权益,总发电量为4330万瓦

这笔交易的对价为4165万欧元。

对于这一数据的明显差异,深交所要求中利集团解释年报披露的交易价格与中期公告披露的数据不一致的具体原因,以及转让价格的定价依据和公平性。说明本次售股的具体目的,并补充披露中国国家利润集团收购泰利能源股份的投资时间和金额、本次交易对当期损益影响金额的计算依据以及截至询价信回复日交易金额的收回情况。

根据中国国家利益集团年报,2018年末合并资产负债表中的“递延所得税资产”期末余额为4.34亿元,较年初增长33.1%。

《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部分披露,递延所得税资产期末余额为4.38亿元,相应的可抵扣暂时性差异为28.8亿元,主要用于资产减值准备和可抵扣亏损。

由此可见,合并财务报表中“递延所得税资产”的期末余额与“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中披露的递延所得税资产的期末余额不一致。深交所要求中材集团说明原因,并结合未来经营状况和盈利前景,说明上述可抵扣亏损的依据,以及未来是否能够产生足够的可抵扣应纳税所得额,相关递延所得税资产的确认是否合理审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