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自由贸易区上市后,青岛怎么能打得好呢?

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济南区于8月31日正式开工建设。青岛区和烟台区也分别上市。一批重点项目集中启动,标志着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进入加快建设阶段。

值得一提的是,青岛地区是继上海合作示范区建设总体规划经中央深化改革委员会审议通过后,中央政府给予青岛深度参与的又一重大战略。

面对自由贸易区核心区的重要地位,青岛地区在细节、实力和条件上明显优于济南和烟台地区。那么,如何打好“好牌”?这已经成为摆在城市领导面前最重要的话题。

给自由贸易区增加新的和旧的动能区意味着什么?山东自由贸易区的申报经历了六年的曲折。

山东自由贸易区的初始版本于2013年12月13日由青岛市政府官员发布。山东省政府向国务院提交了《青岛自由贸易区试点建设申请书》。它计划申请青岛自由贸易区的总体规划区,它离上海自由贸易区只有1.68平方公里。

现阶段“山东自由贸易区”的概念尚未纳入济南,而只是青岛和胶东半岛城市群的自由贸易区规划。

2016版山东保税区以青岛保税港区为主体,包括济南、威海、烟台等地的部分区域。

不可忽视的是,2015年6月1日,中韩自由贸易区成立,威海成为模范城市。

在2016年NPC和CPPCC会议上,时任威海市长张辉建议,应充分考虑山东相对日韩的地理优势,尽快批准山东自由贸易区的建立,为中日韩拓展自由贸易提供试验平台和载体,利用自由贸易区做出创新性制度安排,通过积极适应和控制国际贸易规则,推动国内改革创新和产业转型升级。

在2019年最终批准的计划中,威海上市,济南、青岛和烟台上市。

根据《自由贸易区申报条例》,自由贸易区必须逐省申报,最多3个区,总面积约120平方公里。

目前,批准的自由贸易区基本上是三个区,但也有例外。今年批准的河北自由贸易区包括四个区:熊安、正定、曹妃甸和大兴机场。

大兴机场覆盖河北和北京,是一个大胆的突破和创新,也是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亮点。

威海的上市可能与这一轮FTZ审批的背景有关。

笔者注意到济南、青岛和烟台也是2018年1月批准的山东省新能源转化综合试验区的三个核心城市。这三个城市在山东新老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总体建设规划中的定位与山东自由贸易区三大区域承担的试点任务相重叠。

这种重叠给山东自由贸易区的“试验场”蒙上了一层阴影,这是新旧动能转换的强烈色彩,利用山东新动能和自由贸易区红利,这也指向山东当前战略考虑的“最高优先”。

济南的好处,是首都FTZ的标准吗?从以前批准的12个自由贸易区和这个批准的自由贸易区的配置来看,除杭州不属于浙江自由贸易区和河北正定属于省会城市石家庄下的县之外,所有其他自由贸易区都是标准的省会城市。

从区域竞争下的强省战略来看,江苏五次未能申请FTZ。从“苏州+”计划来看,苏南五市计划、苏锡计划、苏通计划、苏州高新区+昆山+新加坡工业园区计划、苏连云港计划一再遭到否决。

南京最后,江苏提出了“苏州+南京+连云港”的方案,最终获得了成功。

来自江苏一些媒体的消息透露,拒绝的部分原因是申请自由贸易区太大,有的是“国家建立自由贸易区不一定局限于经济发达地区”,有的是“南通已经融入上海,没有必要占用配额”,有的是“作为申请自由贸易区可行性的一个原因,不能只从当地优势和当地经济发展来考虑”。

这不是一个“猜测”游戏。

事实上,南京和济南作为排名第一的两个省会城市,这次却遭遇了久违的“政策红包”,从而给了这两个在全省经济转型中发挥主导和支撑作用的区域性中心城市更多的“先试”牌。

让我们比较一下济南和南京承担的试点任务。

南京地区: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自主创新试验区、现代产业示范区和对外开放合作的重要平台。

济南地区:着力发展人工智能、工业金融、医疗卫生、文化产业、信息技术等产业,开展新型开放型经济体系综合试点,在全国建设重要的区域经济中心、物流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

从“建设国家重要的区域经济中心、物流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的定位来看,济南必须承担区域中心城市的角色,而“人工智能、工业金融、医疗保健、信息技术”等产业都是山东渴望登陆的新动力。

此次指定的山东自由贸易区济南地区以济南高新区为主,包括济南中心商务区国际金融城、齐鲁科创走廊等。它们也是上述新势头登陆的领域。

南京江北新区承担着南京自由贸易区的重任,是全国第十三个国家新区,肩负着自主创新试验区、新型城镇化示范区、长三角现代产业集聚区、长江经济带开放合作重要平台等“三区一平台”的战略定位。

成都、Xi、西安等西部省会城市经常收到大额礼包,国内生产总值快速增长,既然这两个省会城市在区域竞争中肩负如此沉重的责任,FTZ奖金应该给谁?青岛能完成从自由贸易区到自由贸易区再到自由贸易港的“三级跳远”吗?青岛地区这次的任务是重点发展现代海洋、国际贸易、航运物流、现代金融、先进制造业等产业,建设东北亚国际航运枢纽、东海岸重要创新中心和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帮助青岛建设中国重要的沿海中心城市。

从青岛地区的定位来看,关键在于“建设中国重要的沿海中心城市”。

作者注意到,前两批自由贸易试验区大多位于沿海省份,河南、湖北、四川和重庆除外。

六个自由贸易区已经登陆,中国沿海省份都是自由贸易区。

目前,在山东自由贸易区的三个区中,青岛区面积最大,占总面积的43%,济南32%,烟台25%。

山东保税区青岛区位于青岛西海岸新区,一直是青岛对外开放的桥头堡,物流和港口最为发达。

胶州湾以北是上河示范区,从上河示范区向西是胶州湾。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在全国经济技术开发区中排名第六。

胶州湾东部的老城区是新成立的山东港口集团的总部,也是国际航运、贸易和金融创新中心的核心区域。

到目前为止,胶州湾周围已经有许多重量级国家战略功能区。

青岛经常受到政策性奖金的青睐,它怎么能打得好呢?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各地都面临着巨大的转型压力,都在寻求突破。

FTZ的各种优惠措施能否最大限度地吸引外资在FTZ建厂,直接反映在当地的国内生产总值中。

从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来看,国家给予的政策利好为两大类:一是放松管制,包括资本管制、人员流动管制;第二类是降税,部分行业所得税降低到15%,远低于全国的25%,而新加坡、韩国、德国等自贸区企业所得税税率都在15%-17%,这就导致一个现象,自贸区挂牌后会出现注册企业暴增的现象。从上海自由贸易区香港附近的新区来看,国家提供了两种优惠政策:一是放松管制,包括资本管制和人员流动管制;第二种是减税,一些行业的所得税下调至15%,远低于国民所得税的25%,而新加坡、韩国、德国等FTZ企业的所得税税率在15%至17%之间,导致FTZ上市后注册企业突然增加的现象。

例如,河南自由贸易区郑州地区上市后,在过去两年中新增注册企业42,000多家,平均每天有近100家新企业进入该区。

从青岛媒体的解读来看,当地政府也预计青岛自贸区上市后会出现一波企业注册浪潮。

事实上,FTZ作为实践“先试后用”的产物,其核心生命力在于制度创新。例如,FTZ需要做的是改革体制的高层,而不是寻求优惠政策的萧条。上海FTZ的大部分内容涉及“深水区改造”。

作者注意到青岛在2013年开始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2018年6月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后,青岛提议争取作为国家试点的自由贸易港。在今年3月以来的15次攻势中,青岛明确表示将转变为一个贸易港口。

今年上半年,青岛港集装箱吞吐量在山东排名第一,在全国排名第五。

2019年,青岛港在全球100个最大集装箱港口中排名第8。新加坡港和香港港都执行自由贸易港口政策。

自由贸易港是世界上开放水平最高的特殊经济功能区。

自由贸易港和自由贸易区之间只有一个词的区别,这就是自由贸易区的“升级版”。

青岛已经从保税区转变为自由贸易区,升级为国际开放水平最高的自由贸易港口模式。这就要求青岛发展多种与贸易相关的中介、金融和保险、法律和商业服务,并需要更多支持贸易便利化和自由化的政策和服务。

随着自由贸易区遍地开花,“自由贸易区效应”也在减弱。

目前,只有海南在内地被指定为自由贸易港。广东、上海、浙江、四川、辽宁等十个省都想申报自由贸易港。自由贸易区建成后,自由贸易港已成为中国对外开放的新高地。

2019年上半年,青岛市外贸进出口总额为2804.9亿元,同比增长17.3%,增速居全国五大计划单列城市首位,比同期全国进出口总体增速高出13.4个百分点。

但这还不够。

从总体趋势来看,中国外贸型城市的红利正在下降。在当前“稳定外贸”、“稳定外资”的背景下,只有制定更加开放的政策,更加融入国际贸易规则,才能应对当前复杂的国际贸易形势,稳定外贸进出口形势。

长期以来,青岛一直作为追随者学习上海和深圳的经验。

2013年,中国第一个自由贸易区——上海自由贸易区成立之初,青岛立即派出商务代表团进行研究,并首次复制了它。

今年以来,青岛掀起了另一股赶超深圳、向深圳学习的热潮。

作为中国最新的全球基准城市,深圳最大的竞争力在于创新。

在建设上海合作示范区和山东自由贸易区青岛区的双重政策红利下,青岛能否完成从自由贸易区到自由贸易区再到自由贸易港的“三级跳远”,取决于它是否有上海和深圳的智慧和勇气率先进行制度创新,打破北方城市的保守和沉闷。这可能是社会各界的最大期望。

与江苏FTZ相比,我们也可以看到国家对FTZ制度创新的期望。

在江苏自由贸易区,苏州地区占地60.15平方公里,占一半(含苏州工业园区综合自由贸易区5.28平方公里),南京地区33%,连云港地区(含连云港综合自由贸易区2.44平方公里)17%。

从面积上看,南京面积仅比济南面积多1.56平方公里。

今年上半年,苏州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仅增长了4.81%,位居江苏第一。

苏州作为传统产业+外资+外贸市场,现已被天津、重庆视为“转型城市”。

中国第一个地级市苏州也在转型过程中。然而,苏州工业园区一直处于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前列。

苏州区依托苏州工业园区,定位是打造四大高地:全面开放、国际创新、高端化工和现代治理。

然而,国家对苏州的期望很高,在苏州地区的定位中使用了“世界一流”这个词。

苏州工业园区作为2018年国家经济开发区的龙头,有着如此“良好的基础”,能够在体制开放和创新上取得新的突破,全面振兴苏州。

从山东自由贸易区的三个区来看,青岛区面积最大,实验任务最集中,也是近两年来国家开放经济政策给山东带来最多祝福的城市。

在新的开放经济体制下,青岛能否充分提高制度供给能力,充分利用自贸区试验区的新机遇,加快建立符合国际同行规则的制度体系,是青岛经济总量突破万亿后能否达到新水平的关键。

毫无疑问,自由贸易区也形成了竞争,自由贸易区在各地蓬勃发展。

作者注意到连云港是江苏在FTZ定居的“王牌”。

连云港已被纳入自由贸易区,其作为连接日韩、中亚等东亚国家的海铁联运转口贸易枢纽的作用将进一步发展空,这无疑与青岛商河示范区有一定的竞争关系。

然而,这种竞争关系的存在将不可避免地促使青岛加快开放步伐,勇往直前。

FTZ对山东来说是一个更大的游戏吗?作者注意到山东FTZ的功能包括“探索中日韩地方经济合作”。

这种政策红利将化为乌有。有必要提及2002年中日韩领导人峰会上提出的想法,以及2012年11月开始的中日韩自由贸易区谈判。

中国、日本和韩国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是中国参与最多经济体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之一,在中国对外贸易中所占比例最高。

数据显示,中国、日本和韩国占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的20%以上,亚洲国内生产总值的70%以上。

今年4月12日,第十五轮中日韩自由贸易谈判在日本东京举行。

一旦中日韩自贸区建成,山东将成为最大受益者。

目前,由10个东盟国家发起的旨在建立包括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在内的16个国家统一市场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将在今年内结束谈判。

未来,随着贸易的大幅增长,人们可以从这个角度理解为什么国内自由贸易区在世界各地蓬勃发展。

这次启动的六个自由贸易区不仅包括沿海地区,还包括边境地区,山东面向中国、日本和韩国。广西面向东盟,黑龙江面向中国和俄罗斯。无论RCEP谈判和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何时取得成果,18个自由贸易区现在正在全国各地蓬勃发展。在今后扩大开放的过程中,我们需要寻找新的方向和突破。这也是中国全面对外开放的一个信号。

今年5月18日,任正非在华为深圳总部接受日本媒体记者采访时,对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发表了精彩评论:“中日韩肯定会形成自由贸易区,通过经济互补促进经济发展。

中国、日本和韩国是工业自由贸易区。东盟想加入进来,一方面购买工业产品,另一方面销售农产品。

当东盟和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合并时,欧盟变得兴奋起来。我们也有很多优势,希望与您合作。你人口众多,市场广阔。

这样,“一带一路”就连接起来了。

连接后,列车将不得不中途加油。中东和中亚有很多能源。他们也加入进来加油,所以我们将成为一个非常大的经济部门。

“按照任郑飞的逻辑,中日韩自由贸易区肯定会形成。东盟、中国、日本和韩国将相互补充。东盟和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形成后,欧盟自然会寻求合作,这样“一带一路”就会联系起来。

发表评论